http://femalebig5.jxnews.com.cn/system/2009/10/10/011220297.shtml
引用

都說痛楚是寫作最好的靈感。面前的latte已經冰凍,正如我內心將要熄滅的花火,曾經就算如此的璀璨過,也不過一消既逝。 愛也難,恨亦難,直到如今,我都捨不得恨你,對我來說,只有濃濃的悲傷把我慢慢的包圍,慢慢消失。

射手處女的第四類感情

你是12月18號的射手,我是9月22的處女。站在處女和天秤交界線的我,是如此驕傲,不帶偽裝的天真,永遠是群體裡的寵兒和活寶。

朋友們時常很驚訝地問我:『你怎麼可以永遠都那麼精神充沛,充滿活力呢?』 我淺淡地微笑,內心的寂寞湧成了一條暗流,模糊不清。認識你是在一個朋友聚會,當我推門從外面進來,帶著僕僕的風塵。

你坐在沙發的一角,點燃一支煙,落寞地用酒精麻痺自己。不久,你坐到了我的身邊,我以慣用的態度,說:『hi』。就是這麼普通的一個開場,我就這麼慢慢地淪陷,甚至連我也不自知。

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被人毫無理由的理解是如此痛快地一件事情,不著邊際的默契,不動聲色的回合,在你深深的眼眸中,我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,時間像一下子回到了最純真的初戀。

第二次見面的時候,你讓我做你的女朋友,我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,因為我知道你典型射手的性格,是不會為任何人停留的。我寧願自私地選擇做你的朋友,在第四類感情之中掙紮,沈淪,不露痕跡。

直到那個布滿星星的夜晚,你送我回家。到了家門口,我們都是那麼捨不得離開,你的眼中滿是溫柔,托著我的臉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那一瞬間,我幾乎以為自己擁有了世界。天與地之間,仿佛只有你和我,屬於一個處女和一個射手的愛戀。

可惜,快樂的開端也是痛苦的根源。因為我對你的包容,在乎以及遷就,我甚至藏起自己任性的小公主脾氣,變成一個逆來順受的小媳婦。我忍受著你和別的女生曖昧,甚至在我的面前,因為我不是你的女朋友,我沒有任何權力去管你。我忍受著你一個星期不來找我,卻在我快要放棄的瞬間,一句『我很想你』就把我輕易地打敗了。

我甚至天真地幻想,如果我能一直在你身邊,如果有一天我離去,至少你會對我有些想念有些不捨吧。你的誠實也一次次殘忍地傷害著我,你親口和我說著這個那個女生,你的前女友或者前前女友。

我仿佛是那個永遠不會說不的玩偶,偶爾還要給你一些真誠的提議和善意的勸解。但是,沒有人能看到我內心早已碎成一片片,在黑夜襲來之前,我用棉被把自己裹得很緊,然後無法控制地崩潰。

你以為我夠獨立嗎?你以為我很有忍耐力嗎?你以為我是真的不在意嗎?其實,我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生,渴望身邊普通而溫暖的幸福。

親愛的,我是真的累了。我可以給你無限的自由,可是我無法忍受這千分之一的關懷。我的自尊已經不允許我再繼續,我無法再當你的紅顏知己。

你曾經說你的心是塊蛋糕,我擁有最大的1/3。1/3的愛情,是不是有些可悲呢?處處的我已經無法負擔更多,所以只能借著文字,輕輕地和你說一聲再見,因為再見就是再也不見。我怕在現實世界裡,我會懦弱地說不出口。

我只想安靜的退回安全線內,回到往昔沒有你的純真時光。但是我從來也沒有後悔遇見你,我依然記得那個夜晚,悸動,跳躍,我的心從此為你空洞……

親愛的,我和你一樣,都在茫茫人海中尋找那個屬於自己的人。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我想你要找的那個人肯定不是我,即使我有多麼想要照顧你,即使我有那麼想要和你慢慢走下去,走到白發蒼蒼。可是,你要的始終不是我。我最愛的射手,你知道不知道,因為太愛你,所以我決定放手。畢竟成全也是一種。祝你幸福!

robinnp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